我是一名22岁的摄影师,与全家人都不同,从还是一个爱哭的小姑娘时起,我就一个艺术爱好者。
在13岁那年,做数学和化学家庭作业的时候,我无意间接触到了摄影。
那时候我对于成长的意义全然不解,我以为它只是会带来更多的自由,比如可以做自己的早餐、涂口红、穿高跟鞋的那种自由。
我5、6岁的时候,父母会在全家旅行时让我给他们拍照片。我记得,当时我对那台廉价的塑料胶片照相机着了迷,即使照片存在颜色偏差和成像不足。就像阿姆斯特朗在月球上留下了自己的脚印,我总会在我的照片角落按上我的手指印。
不久之后我发现,人类也能以某种形式实现永生。那时,我读书时看到水母永远都不会死。但是为什么水母可以永生不死而人类却不能?
我一直都无法保持一种单一的摄影风格。世界如此之大,无法把它装进一张风景照或是肖像画中。它需要如此多的光芒方可描绘其一二,以致太阳都坠入了永恒的黑暗。


网站: http://www.feliciasimionphotography.com

Felicia Simion's Awards(斐力夏·西蒙奖)